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聚焦 >他养的小白鼠一胎要价20万!台湾第一实验鼠供应商:乐斯科的细 >

他养的小白鼠一胎要价20万!台湾第一实验鼠供应商:乐斯科的细

   他养的小白鼠一胎要价20万!台湾第一实验鼠供应商:乐斯科的细

走进乐斯科位于宜兰的实验鼠培育中心,首先你得喷酒精消毒、换上实验衣,最后还要检查背包。食物、饮料等易污染物不用谈,连纸笔都不能带进去,要用对方提供的。乐斯科董事长陈振忠说,对访客的要求已经很简单了,每天进出的员工,规定可是细到洗澡要洗哪个部位、几分钟,甚至连生理期来,都要用公司提供的用品。如此一关一关监控的目的,是为了保护产品:实验鼠。乐斯科作为全台市占 58% 的实验动物供应商,主要业务为协助生技业、研究单位培育实验鼠。除此之外,还兼售研究用仪器与饲养设备,甚至要盖动物实验房,乐斯科也能提供协助。

协助提升实验动物品质,减少较具争议的销毁数量

一只乐斯科的老鼠,价格从 2000 元起跳,个别客製化的产品,1 胎加上后续繁殖甚至要价 20 万元;如果培养室中的任何一只被污染,整间 6000 只实验鼠就只能被淘汰,他们不得不严格把关。自从 2007 通过 AAALAC 国际实验动物管理评及认证协会的认证(台湾首家民营企业)后,数十年来,3 年一次的检查,次次通过检验。被戏称「老鼠会」会长的陈振忠表示,早期的实验动物都是研究单位,像是台大、阳明、成大自己养,品质不一,有的胖、有的瘦;不然就是需要的动物没有,不需要的一大堆,实验需要 30 只老鼠,实验室可能得买 100 只以上,这不只有实验鼠的费用,还要包含饲料、养殖空间,以及人道考量上有争议的「实验后销毁」,这些都是实验室的困扰。陈振忠从 1976 年就待在生技业,他知道台湾生技产业想起飞,实验动物必不可少。以前做实验,都是针对单一细胞,但人体是一个系统,药对细胞有效,但进到系统就不一定。举个例子来说,针对大肠的药,吃下去得先经过口腔、食道、胃,只做细胞研究会无法得知药对其他部位的影响,所以需要实验动物,才能模拟药在人身体内的反应。而实验动物分为好几种,像是兔子、狗、猫、天竺鼠、仓鼠,但老鼠有 3 个优势第一,体型最小,体型小需要的药量就少,做实验比较方便;第二很会生,老鼠一次生产就是 10 几只,做实验通常需要很大的样本数,用老鼠不虞匮乏;第三,隔代只要几周,培育一只老鼠最多两个月,快的甚至生产完几个小时就能再配种。1987 年,陈振忠创办的前一家公司生物实验用品代理商岑祥,拿到全球最大囓齿类实验动物公司查尔斯河实验室(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)的代理,协助对方在台销售实验鼠。因为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,同时考量到进出口活体动物的关税等问题,对方就请他在台湾开一家实验室,谈好授权后,他在 2001 年创办乐斯科。

工作环境设计醒目提示,降低人为误触汙染机会

实验动物的品质管理必须要做到可重複性(repeatable)和可信赖性(reliable),意即这一组老鼠,跟另一组老鼠做同一个实验,结果是一样的;而每一只老鼠的品质一样好。想达到这两个标準,陈振忠有一个公式:

〔硬体(hardware) +软体(software)〕×人(humanware)。

硬体包含厂房,像是实验动物房的设计、发电机等设备;软体就是培育经验,而影响动物品质的要素有 3 个:微生物、遗传和环境。环境,就是一年四季,动物屋里的温度和湿度要一样。还有作息也要一致,乐斯科早上 5 点自动开灯,下午 5 点关灯,目的是模拟自然环境,让老鼠体内的生理时钟一样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乐斯科员工不能加班,避免影响老鼠睡觉。遗传则是要达到标準化、客製化生产,乐斯科有近 20 种条件来筛选种鼠,像是牙齿、皮肤是否正常,父母的生产纪录等。另外,有些客户需要研究不同疾病的应用,所以有一些「疾病模式」的实验鼠,也就是客製化的产品。其产生的方式除了自然突变,就得依靠诱导(Induce),比方说,需要研究肥胖相关疾病,乐斯科就会餵老鼠胆固醇,让它符合特定研究标準。微生物,是让客户使用实验鼠时,不需要考虑外在变数影响实验结果。除了严格控管实验室环境进出规定,乐斯科将厂房分为 4 块区域,每一块地板採用不同颜色,像是人的走道用绿色、原物料(像是饲料)用黄色、实验鼠的区域用蓝色,让员工看到黄色、蓝色,就知道不能踏入。陈振忠认为,品质管理最关键还是人,如果人不跟着标準流程走,软硬体再好都没用;也不要期待人能记住所有规定,应该要用设计、制度,做到提醒功能。

陈振忠

1950年出生,毕业于海事专科学校(现台湾海洋大学)食品科学系,中山大学高阶经营管理生物科技组硕士班。1976年创立生物实验用品代理商岑祥,2001年创办实验动物供应商乐斯科。现为乐斯科董事长。延伸阅读 \

供应霸主转开连锁咖啡馆!「CAFE!N 硬咖啡」凭什幺刷爆 IG 话题?
经营的事业「卡关」怎幺办?当了十年老闆,我学到的重要教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