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主编特选 >在旅馆洗到一半啪! >

在旅馆洗到一半啪!

   在旅馆洗到一半啪!

※本篇文章内容为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及民俗说法,请斟酌阅读。

文/卡吉儿

唷呼!我是卡吉儿,因为太常遇到好兄弟,所以就卡住了。也许我的故事很像虚幻故事,但却常常上演在我的人生里,接下来的故事,希望各位能一起体验,一起发大财。

--

我本人其实是一个很多梦的奇怪体质,有时候好兄弟们甚至很喜欢藉由梦,来吓我,今天就来和大家分享一个,我出去玩在旅馆发生的诡异故事


那一年我跟好友三人一起南下玩,但我们并没有规划,所以车开到哪里,就找当地的旅馆来休息,我们到了一个小镇,说这里很古老也不至于,但也不到繁华的感觉。

因为到达的时候,天色已经很晚了,于是我就找了一间旅馆来休息,这间旅馆还蛮新的感觉,虽然有点潮湿的味道,但整体来说都还能接受。

我们走到房间后,我也没感觉到不舒服,因为房间是两张双人床的房型,我选了靠近厕所浴室的这张床,懒懒的躺在床上看电视,在浴室洗澡的朋友小美,也开心唱着歌,我心想:「连洗澡都要唱歌,心情也太好!」,正打算开口噹她的时候,小美就开了浴室门,脸超臭的走了出来。


我:「妳脸这幺臭干麻,是大便不顺吗?刚刚不是还在唱歌!」


小美:「X的,妳们很故意耶。」


我跟阿玉对看了一眼,一脸疑惑看着小美。


小美:「妳们干麻在那边玩灯啦!一闪一闪的,害我泡沫都流进去眼睛里,叫妳们别玩,还讲不听。」


我:「妳是在酣民(台语)喔?!我跟阿玉都没人走过去,阿玉在那边情话绵绵,我在床上发懒,是谁要去玩妳。」


阿玉在一旁连忙点点头。


小美生气的坐在梳妆台前吹头髮,开始碎念了起来。


小美:「妳们都欺负我!明知道我很怕鬼还这样玩,而且我刚刚在里面都快吓死了,怎幺可能还唱歌啦」


我从后方看着镜子里的小美,她的神情不像在开玩笑,而是真的很生气。


夜里,我又听见歌声从靠近浴室的这一面墙传来,仔细一听,是早期女歌手的那种唱腔,用着鼻腔共鸣的发音方式,唱着一首我从没听过的国语老歌,听着听着不自觉的就睡着了,那晚我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我看见一位穿着旗袍,举手投足风情万种的女子,涂着大红色唇膏,羞涩笑着看向我。接着场景突然又转到了户外,在古色古香的矮房街道上,女子跟几个姐妹走在前头,时不时的回眸看我。


在旅馆洗到一半啪!


▲住旅馆半夜却梦到穿着旗袍的女子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)

场景一直转换着,都是些你侬我侬的场景,后来场景突然转换,女子被脱去了衣服,缩瑟在床边,泪眼婆娑看着我,身旁围绕着许多男子,眼神充满着怨恨。

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说:「继续吧。」我就被推出了房门,在房门关上的那瞬间,我看见围绕在女子身旁的大汉,兴奋说着低俗不堪的话语,对这名女子上下其手,女子撕心裂肺哭喊着


这时我梦醒了,却发现我满脸泪水,不明白为什幺,心会这幺的难过。


隔天,我趁小美和阿玉都还在睡觉,在当地乱晃,想说问看看当地居民,也许能得知什幺,走着走着,到了一间破旧的矮平房,一位老人坐在庭院前抽着烟,老人家看着我笑了笑说:「小姑娘一个人来旅行啊?」


我:「没有啦!跟朋友一起来,但她们都还在睡觉,我想说出走一走,阿北问一下哦,你有没有印象,或是听说过这附近,曾有个女人,被」


我和阿北说起,昨晚我梦到的这个梦。


阿北听完后跟我说,早期在当地,有一个非常有名的酒家小姐--燕心(化名),虽然她出身在酒家,但她非常洁身自爱,有一次她在酒店里遇到了一位寻芳客--新生,对方一表人才,非常能言善道。

刚开始燕心对他仍有戒心,毕竟会来这种场所的人,通常都不会是正人君子,但时间久了,新生的真心和诚意,感动了燕心。

渐渐燕心放下了心防,接受了他,甚至论及婚嫁,结果在某一天,新生的老闆却带着一票人马,闯进了新生家,当着新生的面,强暴了燕心,并跟燕心说是新生答应的,心死的燕心就这样被一次又一次的轮暴


阿北说完眼眶泛红,看着我激动得说:「妳知道吗?我多后悔让燕心跟着我,我甚至连燕心都救不到,当时的官多可恶呀,我的老闆就这样买通了他,就连我去报官,却将我的腿打断赶了出来,燕心啊真的不是我啊!」


突然我看见阿北身旁,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身躯,就如同梦里的祂,穿着美丽的旗袍,深情的看着阿北,接着祂亲吻了阿北的脸颊,跟我鞠躬后,就消失了。


我想,燕心也是在等着阿北说出来吧?这幺几十年来,阿北心中都很愧疚,但燕心没办法到阿北身边来看他,所以想藉由我,带祂来吧。


这件事情结束后,我们就往下一个景点出发了,在他们身上,我看见了宽恕及浓厚的爱,也许很多事情,我们都以为是表面所看到的这样,但其实背后的故事,才是值得回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