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聚焦 >气到不想讲!家同伯不是第一次生气,「尊重」到底该怎解释? >

气到不想讲!家同伯不是第一次生气,「尊重」到底该怎解释?

   气到不想讲!家同伯不是第一次生气,「尊重」到底该怎解释?

李家同在台湾,其实学术贡献不少。再加上一本《让高墙倒下吧》与其他着作,更是赢得了许多敬重。可是,近几年来家同伯似乎常常因为演讲闹上新闻,10日他出席金门大学毕业典礼,更因为「学生走一半」引发关于尊重的论战。

气到不想讲!家同伯不是第一次生气,「尊重」到底该怎解释?

▲清大教授 李家同。(图/ET资料照)

李家同在讲台上就说出重话:「这是学生对讲员人格的不尊重」、「希望金大学生能像个大学生一样」。后来则有不少人澄清,是大学的礼堂空调与调度临时出了问题,「场内高达32度,还要穿毕业袍」,才会有人忍受不住,出去透透气。

对此,强调尊重讲者派的人,多半认为即使场内情况不佳,也应该基于「礼貌」乖乖坐好,全程听完。但这里其实就有个问题了,我们的「礼貌」是基于什幺呢?我想如果是原本就敬重李家同、想要继续聆听讲题的同学,不太可能离场。但不论是基于有些人假设的「讲得不有趣」,或是礼堂真的太热,当竟有半数的学生离场时,李家同教授选择对留在场内、支持他的同学训话,反而毫无道理。

气到不想讲!家同伯不是第一次生气,「尊重」到底该怎解释?

▲清大教授 李家同。(图/ET资料照)

一句「如果这些同学在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讲话时站起来走掉,他们还能在台积电工作吗?」的类比,就引起巨大的讨论。其实出社会的各位贤达大家可以想想,哪一次主管、上司、老闆在训话的时候,自己是真心想要留下?能够乖乖听训的原因无他,便是老闆付了钱给各位。雇佣关係的权利义务,和平等的演讲讨论,确实是不太相同的。

对于一个讲者来说,我想李家同教授身为一位学富五车的前辈,绝对能作出精彩的讲演才是。比起数度因为台下没有足够的听众乖乖坐好而拂袖,来一场充满深度的谈话,让同学们回去人人能说「欸,刚刚家同伯演讲超级精彩的,你没有留下来真的超可惜的啦。」岂不妙哉?

花枝与小伙伴的愉快日常】←从深海来到陆上工作的花枝枝,擅长吐槽,最喜欢写奇奇怪怪的东西。今天也为了海陆交流而努力发文,快来参观花枝家吧!